【德哈】To find the sweet 03

现代AU,无脑ooc

0102

03:

项目比卢修斯要求的日期提前了半个月完成。卢修斯难得露出一丝赞赏,给自己儿子放了个小长假。在德拉科要退出办公室之前意味深长地添了句:“你请了个好助理。”
德拉科笑意一僵:“……父亲?”
卢修斯面色平静地看着他:“你能做到什么程度我清楚,我想你一个人的能力还没到这份上。以你的团队,或许现在还没敲定合同。”
德拉科张口想说什么,卢修斯抬手止住了他:“行了,我不关心你找了什么人,马尔福家只忠于利益。给你的助理也放个假,人才应该把握住。答应我别乱来。”
当德拉科准备退出前他又想起来:“还有,听你母亲说你和格林格拉斯家的女儿相处的不错,考虑一下什么时候先订婚。”
“……是,父亲。”

从公司出来的那天下午德拉科到波特店里去却发现店门竟然关了。他停在门前站了一会儿,想起来波特曾写给他的小纸条上有他的号码。

接到电话的时候波特正在陋居。
“马尔福?有什么事吗?”
德拉科听见电话那端的音乐声,他突然懊悔自己的冲动:“没事。我就想告诉你……项目完成了,放假一周。”
波特笑了笑:“我知道了。没事我先挂了。”
“好。”他本想说有没有时间一起吃个晚饭的。

挂了电话后罗恩——这家酒吧的主人凑过来:“谁啊哈利?”
波特目光投向舞台上正在试音的乐队:“我的老板。”
罗恩撇撇嘴:“那你笑那么开心。”
他很快又转了个话题:“过几天金妮生日,你早点过来。”
坐在罗恩附近的红发姑娘听见这句话朝波特羞涩地笑了笑又低下头去。
波特假装没看见,笑道:“我当然要来,那天下午我就会关店停业过来的。”
罗恩像被提醒了:“对,波特,你不如做个蛋糕带来吧?金妮一定会很高兴的。”
可怜的甜点师慌忙拒绝:“这不行,罗恩。我……我手艺还不行,做不出来。”
赫敏拉住正准备说什么的男友,朝波特点头:“好了,哈利,我知道你会准备别的礼物的。现在我们来讨论一下当天的布置吧?”
波特送过去一个感激的眼神。


第二天波特走在开店的路上思索着。
送什么好?波特对这方面不能说是迟钝,他清楚该送什么给女孩子以讨得欢心,他也并非看不懂金妮看他的眼神——可正因为能看懂才更不好选择。他不想伤了金妮的心,更不想让她误会。
他想起持续不断送到自己店里的新鲜花束。
的确,送一束花倒是不坏,只需要在花的品种上稍微选择一下。
波特想着便走向女贞路街口的花店。他推开门:“上午好,特劳妮太太。”
店内两个人齐齐看向他。花店主朝他招招手:“哦,波特先生。”又转向面前的另一位客人,将包装好的花送到他手中,带着善解人意的笑:“瞧,他来了。小伙子,你不如自己送给他吧?这次我不准备帮你保密了,你该勇敢一些。”

于是扎比尼面色扭曲地转身面向他:“嗨,波特。”噢,那表情——啧啧,真是一言难尽。
波特则带着一种更难以言喻的表情犹疑地抬了抬手又放下:“呃……你好?”
出了店门后波特问道:“可以给我解释一下?”
布雷斯抱着束花站在门外神情尴尬:“当然。我是德拉科的朋友,你叫我扎比尼就行。不过在这之前,我们能换个地方么?”

波特开了店门翻出营业的牌子,把“open”那一面翻到背面挂到店门外,再倒了两杯柠檬水放在桌上。布雷斯环顾四周,将花束推到他手上扬扬下巴:“这是今天的。”
他来不及将那束花放置妥当,有什么在心间呼之欲出。随手放在吧台上便坐到布雷斯对面:“这些花……都是……?”
布雷斯几乎要将真相和盘托出了,几乎。可他即将开口的那一刻想到了某个家伙,深呼吸过后,他微笑着看向波特:“没错,这些花都是我送的。”
……波特不敢相信他听到了什么。

布雷斯眨眨眼,换了副口吻:“你大概还记得有一次和德拉科一起吃晚饭的时候见过我,对吧?你一定不知道,自那以后我对你念念不忘,你那迷人的绿眼睛时时闪现在我的眼前,令我难以忘怀。可你并不认识我,我无能为力,只能选择以鲜花寄托我对你的思念。”
这说起来是有点吊诡,不过波特变换的表情大大取悦了布雷斯,那个男孩看起来正介于昏倒和呕吐之间。他来了兴致,继续发挥他八面玲珑的口才:“哈利•波特!你简直是我的救世主,虽然你我只有一面之缘,可我相信默默给你送了这么久的花,一定会有打动你的一天。这家店叫什么名字?觅甜是吗?这名字恰如其分!你就是最甜的甜心。”
“不……”波特脸上苍白极了,他的精神刚刚受了不亚于遭辗压的重创而他残存的理智让他打断了布雷斯的表白:“你说你是在我和马尔福一起吃饭时见到我的,然而那些花……那些花早在那之前就送来了。”
布雷斯没想到这个,他愣了一下。很快组织好措辞修补漏洞:“当然。我们见面太晚,你不知道在那之前我就对你倾慕已久,你是甜品师对吗?德拉科对我称赞过你做的甜品多么美味,他那种挑剔至极的人能说出这种话多么难得!当时我就在想到底什么人能让德拉科都折服,并向他询问了关于你的一些事,然后就……你知道的,我不想让你烦恼,希望鲜花能带给你愉悦的心情。”说完他附送诚恳的眼神。
波特的大脑宣布负荷超载已停止运转。
“可是,扎比尼……”
“不不哈利,叫我布雷斯。”
他费力咽下一口柠檬水:“你的意思是,马尔福也知道这个?”

瞧瞧,现在还在叫马尔福。布雷斯在心底狠狠嘲笑了德拉科,摆出最真诚的姿态:“是的,他知道。你是单身对吗?哦你当然是。哈利我亲爱的,希望你能考虑一下我,不,别摇头别那么快拒绝我。难道你更喜欢德拉科?”
波特怔了怔,更迅速地摇头,苍白的面色中夹杂着一丝奇异的红。布雷斯心里有底了,他满意地微笑:“或许你可以将这件事告诉德拉科,听听他的意见,我相信这绝对应该。哈利,至少给我个机会——看在鲜花的份上。”

走出店门的布雷斯在心里为自己鼓掌,他今天的表现简直棒极了!德拉科该给他双倍的报酬!不过再想想波特的表情,也许他更该在事情解决前先找好藏身之处以免德拉科来谋杀他?


下午的时候德拉科过来了,他猜波特应该会在店里。
进门的时候他露出微笑,好极了,托今天是工作日的福,店里没有别的客人:“波特,下午好。”
可波特看起来心神不宁:“马尔福,我知道这些花是谁送来的了。”
他表情一变,波特知道了?他舔舔干涩的唇:“噢,那很好。嗯……是谁?”
波特看他的眼神有些奇怪:“你一定到现在还要瞒着我吗?为什么不告诉我?”
这一天来得太快,他愣在那里不知说什么好:“我……我想等……”
“布雷斯已经说了。他希望我给他一个机会,我不知道该不该接受他,他说可以听听你的意见。你觉得呢?”
WTF?!
德拉科这下真的说不出话了,他的眉毛高高挑起,满脸不可置信:“你说什么?”
“布雷斯告诉我了是他订购的花,他……你觉得我该接受他吗?”

布雷斯?这才几天就叫他布雷斯了!该死的扎比尼!他怎么敢!德拉科气得不轻:“波特,我认为你真的该仔细考虑。扎比尼绝对不是你应该选择的人。绝对!”
波特看起来对他的反应很吃惊:“为什么?”

这还有为什么?他要杀了这个混蛋。不过在此之前,德拉科先平复下心情:“他是男人。我以为你……”他耸耸肩,“你不是喜欢女孩子吗。”
波特脸上的表情松弛下来:“噢,就为这个?我可以说,我不是。”
他皱眉:“可是你说过你有前女友。”
波特看着他莫名别扭的样子忍不住好笑,放松了些:“我有没有和你说为什么分手?”
好像确实没说过。
“她和我分手是因为,我们快要接吻的前一刻我告诉她我是gay。”
什么?德拉科的大脑飞速运转着消化这个消息。
等等这个意思是?!
“不行,那也不行!”他坚决地否定。
波特无辜地看着他,一双绿眼睛映出他的失态。德拉科放缓了语气:“我是说,你并不了解他,他这个人……”他想到了扎比尼的女友潘西,恶毒的笑容绽放在他唇角,“他是个花花公子,你一定不知道他已经有了个女朋友。事实上,他自私高傲,脾气古怪,幼稚又自大,还有个同样高傲的家庭,你不会想和这种人交往的……”他越说越离谱了。

他的劝说对象无所谓地给他倒上一杯柠檬茶,他一口喝下去,被酸地停止了恶意诋毁。这杯子里至少放了五六片柠檬!
波特看着他的样子笑了:“好吧,我想我知道该怎么选择。你要不要先坐坐?我给你做抹茶慕斯。”
德拉科好不容易压下那股酸味,听到这话忙伸手拦住波特:“等等波特,你不会选择他的,是不是?告诉我你不会接受那个该死的表白?”
波特轻飘飘丢给他两个字:“也许。”

德拉科苦恼地坐回他的座位,望着窗台上的三色堇发呆,思考他为什么不直接告诉波特真相?
那份被撒了厚厚一层抹茶粉的抹茶慕斯端上来时德拉科看也没看便叉了一块,下一秒他贵气的五官皱在一起:“怎么这么苦!波特!”
波特的声音从吧台后传来,掩不住的愉悦:“抱歉马尔福,我在考虑布雷斯的话,不小心出现了失误。”

很好。他果然还是该先杀了扎比尼。

—————————————————TBC
评论(2)
热度(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