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哈】To find the sweet 02

现代AU,无脑ooc
01在这里

02:

平衡好工作与休闲的德拉科照旧隔三差五去波特的店里吃甜品,有时在周末还会约上阿斯托利亚一起,那间靠窗的隔间几乎成了他们的专座。波特一开始结账的时候还给阿斯托利亚免单,之后发现是德拉科付账就照收不误。
其实每次他们面对面坐下后都是聊些无关紧要的家族间的趣事,私底下两个人各玩各的,德拉科也不在乎。他觉得上次阿斯托利亚没有说错,一直冷落人家姑娘是不好,合作伙伴也得讲究个合作精神吧。
反正纳西莎每次得知自家小龙又要和格林格拉斯家的小女儿一起出门是挺高兴的。

德拉科偶尔会在工作日抱着笔记本来波特店里借着饭后甜点的名义从华灯初上待到暮色四合,再到店里没有第二位客人波特开口结束营业才收起电脑道别。有时实在无聊了波特还会过去看看他的工作,冷不丁找出一个小失误。
专注于电脑屏幕处理文件的他不知道隔间的白纱帘外,会有一个人看着纱帘后影影绰绰的人影挪不开目光。


今天下午在下雨,一直到傍晚都是阴雨连绵,店里没什么客人。德拉科将黑伞放在门外的伞架上,他今天没开车来,进门忙着擦衬衫袖子上沾到的雨水,没有看波特:“来杯咖啡。”
他擦完了都没听见动静,抬头看过去,吧台那儿两个人正看着他。
其中一个褐发的女生先反应过来,转头冲着波特笑:“哈利,你有客人的话我们下次再约。今天就先到这里。”
“……噢,好吧赫敏。嗯……要不要我送你?”
她已经走到店门口,利落地扬扬手:“不用,你还有客人在这儿等着呢。”
下次再约?哈利?德拉科看着她离开才转向波特。

波特回过神来,边准备制作边道:“你怎么过来了。”
没别的客人的时候他更习惯坐在吧台边上:“你对顾客说话就这个态度?”
“哦,慢走不送。”话是这么说,手上动作没停。
德拉科很不顾形象地翻了个白眼。又想起刚才那一幕,他清清嗓子,尽力若无其事地问道:“刚才那位是?”
“你说赫敏吗,我的朋友。”
朋友啊……“女朋友?”
波特手一抖将茶水倒出了杯外,他好笑地看他一眼:“只是好朋友。我们以前是同学,店名还是她给取的。”
觅甜,德拉科冷哼一声。他不该问他们说了什么,这是波特的私事。不过这恰好挑起了他的好奇,他慢悠悠地说:“她看起来挺聪明。”
将茶渍清理干净再把茶杯推给德拉科,波特面对着他:“当然,读书的时候她就是年级第一,我们称她‘万事通小姐’。”像是想起了在校的好时光,他的眼神飘远了些,愉悦地笑起来。
德拉科低头拿起茶杯:“嘿,这是红茶!我要的咖啡。”
“咖啡没有,就红茶了,不喝我倒掉。”
他嘟囔几句,喝了口茶继续问:“怎么,她也要开甜品店?”
波特忍不住笑:“赫敏在金丝雀(伦敦金融城)工作,她来找我就是想问问我的意愿,跟她当同事什么的。”
德拉科观察着他的神色:“你不愿意?”
波特耸耸肩:“我要是想,等不到毕业就会过去。”
或许可以把话题往深一些探。德拉科揣摩着度,慢慢开口:“Well,我假设可以问问你为什么不愿意?”
波特显得毫不在意:“你又为什么工作?我在网上看见过你,马尔福企业的继承者。”
他的姓氏在商界赫赫有名,但这并不能代表什么。德拉科道:“你也知道,我需要继承家族企业,而这不是在家里喝喝茶看看书就能解决的,我需要……”
他的话被打断,波特笑出声:“等等,你的意思是你工作是为了以后更好地工作?对吧?”他边笑边说,“你觉得这有意义吗?”
德拉科没听明白,他不得不问:“……抱歉,什么?”
波特不笑了:“这就是为什么我不愿意。我去为他人工作,牺牲我的自由、时间还有健康,以此谋得财富、名誉或者一份婚姻。意义何在?况且,我也并不认为我从学校学来的东西足够受用终身。我的前女友是中国人,她告诉我中国有一句诗是‘纸上得来终觉浅’,”说到这他苦笑一声,继续道,“或许我应该先为自己找到工作的意义。”

一时间两人都沉默着,窗外雨还在下,天色暗沉沉的,店里的暖黄色灯光笼罩着他们。窗台边的玻璃瓶中插着一束新鲜的晚樱草,德拉科望着它陷入沉思。

“抱歉。我……我不该说这些的。”波特先打破沉默,对他笑了笑。
德拉科挑挑眉,他努力无视之前波特话中“前女友”三个字带给他的不适感。名校毕业却缩在伦敦街边开个小店寻找意义?这看起来真是自律,真是自谦,真是令人感动。其实呢?真是自傲。
他算是看明白了,波特这几乎算得上是一种傲慢。或许有那种一心寻找自我无心参与俗世的人,但波特绝不会是,至少绝不像表面流露出的那样,他隐藏着一颗狮子心。而德拉科想唤醒这颗心。

他想到卢修斯前不久交给他一个项目,咳了声:“你愿不愿意来帮我?”
“什么?”
他吞下那句“为我工作”,话到舌尖一转:“来我的公司。”
波特无辜地摊手:“我就是扯不清那些复杂的人际关系才拒绝各种邀约的。”
“知道,所以也没准备要你上一线。我把工作内容和要求交给你,办公时间地点你安排,”他点点桌面,“可以就在这里。”
波特在吧台后擦拭着白瓷杯,头也不抬:“这听起来不错。Wharton值得信任。”
他夸张地摇头:“不不波特你错了。Wharton不值得。但是你值得。”
波特被他逗笑了:“我需要先投简历吗?”
他于是配合地摆出一副严肃的神情:“波特先生,本人,德拉科•马尔福,以马尔福企业继承人的名义祝贺您面试通过。”不过他说完自己先笑了。
波特也含笑看着他,一双眼睛绿得叫他心悸,德拉科靠近了些:“晚上一起吃饭?”
“为什么不?”

晚餐在德拉科常去的一家私人会所,他能在这家会所拥有不必预约也可以随时为他服务的优待除了他的高频高消费记录,再就是因为他和老板的多年交情。
布雷司在他们点菜结束几分钟后踏入包间,顺便带了瓶红酒过来:“献给我们尊贵顾客的小礼物。”说完暧昧地朝德拉科笑了笑。
德拉科不用看也知道这家伙想错了什么,他挥挥手:“放下,然后出去。”
布雷司意味深长地看了看波特,走之前不忘送他的好友一个wink:“我亲爱的德拉科,祝你好运。”
“呃……他……?”
“他脑子有问题,不用理。”

吃饭时德拉科才发现波特酒量很差,他被德拉科半哄半劝地喝下一杯红酒后说什么也不肯再喝第二杯,饶是这样直到吃完饭他依然满脸红晕,德拉科看着波特略显虚浮的步伐有些担忧:“你住在哪儿?我送你回去。”
波特按着太阳穴晃晃脑袋,走到街上被夜风一吹才稍清醒点儿,他转身对德拉科摇头:“不,谢谢,不用了。我想我可以自己回去。”
不等德拉科回应他就伸手拦了辆车,赶在德拉科也上车之前关上门,德拉科只来得及听见他念了句“格里莫广场”。汽车扬长而去。

他们并没有签正式的劳务合同,但德拉科的确拿波特当他的同事。整理报表之类的事不会让他做,可列方案、做策划却毫不犹豫的交给他,顺带将所需的企业内部资料也一并发给他。那天晚上后德拉科再来店里时就给波特带了台笔记本,可波特只是瞟了一眼就别开眼谢绝:“谢谢,我更习惯用自己的。”

第二天他就见到了波特的电脑。看着不起眼,但德拉科认出是高配的限量版,他有点惊讶:“我从来没见你用过。”
波特还是那样毫不在意的语气:“毕业时导师送的。我一直放在家里没带来过。”
到底是副业,有客人时波特仍然当着甜品店主,店里没有工作的时候他才会打开电脑处理德拉科交代的内容。但不得不说,波特是个业务能力很强的员工,他一开始不太熟悉,上手之后做的策划案几乎挑不出毛病,一直在清晨将完成的内容发给德拉科,使他可以在到公司上班时处理。那些天才计划帮助德拉科减轻了不少压力。
他时常在下午下班后来到波特的店里,阿斯托利亚取笑他是拿这儿当他下班后的办公室。通常是波特给他泡一杯添了过量牛奶的红茶然后两个人抱着电脑各做各的——波特晚上不给他提供咖啡。
有时德拉科看着波特的手指在键盘上翻飞,一双碧绿的眼睛在镜片后简直亮得惊人,他没来由地感觉一阵晕眩。

————————————TBC
评论(2)
热度(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