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哈】To find the sweet

现代AU,无脑ooc

01:

德拉科被纳西莎赶出来的时候身上只带了个手机,关门前纳西莎将钱包扔给他:“别忘了给人家买束鲜花。这次再没消息你就别进这个门!”
他收好钱包整理着衣服耸耸肩,不知道是不是所有人都会被逼着去约会?一边漫无目的走出马尔福别墅区——纳西莎甚至没给他车钥匙,一边思考着下周要审核的那个企划案还有什么地方可以修改。
伦敦下午四点的阳光懒洋洋的洒在地面,他在走向自己女伴的路上闻到一阵花香,循着香味看见街口处一家花店,要买花吗?
想了想他打了个电话简要说明情况,大概就是“你要不来陪我约会我今晚可就回不了家了”,电话那端的人笑着问:“你在哪儿?”
他看看路牌:“女贞路。”离她家不远。
他的绯闻女友兼约会对象阿斯托利亚在电话里告诉他:“这条街尽头有个甜品店,你先在那儿坐坐吧,我等会儿过来。”

挂了电话德拉科好奇地朝长街尽头望去,他很少来这边,确实不太熟悉。
尽头只有一家甜品店,应该就是这儿了吧?
眯着眼看了看店名:觅甜。他在门外发出一声嗤笑,推开玻璃门走进店内。
店内风格很清淡,客人不多,德拉科找了个有隔断的靠窗的位置坐下,马上有人从吧台那边过来递来甜品单,另一只手将一杯柠檬水放在他桌上:“您好,请问需要点什么?”
他翻了翻,这种小店做的都是些稀松平常的点心:“抹茶慕斯,一杯摩卡。”抬头看向身边的服务生,一头乱糟糟的黑发,一副老旧的圆框眼镜,简单的衬衫配牛仔裤。这的服务生都这么随便吗?他越过帘子大致扫了眼店内,好像没有第二个服务生。
他收回目光,服务生已经将桌上的单子收走,将纱帘两边拉拢离开。

慕斯送来时德拉科没怎么在意,他从小就吃名家制作的高级甜点,对这种街边小店是不太看得上的。
但叉下第一口的时候他就对这家店改观。口味醇正柔滑,薄薄一层抹茶粉微苦又很快被甜香中和。居然还不错。
喔,以这位不知名甜品师的手艺怎么会待在这家小店的?

德拉科正在吃最后一口慕斯的时候阿斯托利亚过来了,他吃完拿纸巾拭了拭唇角对她露出一个笑:“你来得有些迟,甜心。”
说这话时他感到帘边的人看了他一眼,望过去只见先前的服务生正低着头记阿斯托利亚点的单。
返回甜品单后她又加了句:“再来一份慕斯,谢谢。”
待纱帘合拢才歪头对德拉科笑了:“我可是又救了你一次。”

格林格拉斯先生是卢修斯的合作伙伴,两家算是世交。一年前马尔福夫妇就为他挑了几家的适龄小姐,德拉科完全没兴趣,奈何在纳西莎的攻势下不得不见。轮番见下来倒只有格林格拉斯家的小女儿勉强对他脾气:第一次“约会”就说好了双方只是为躲避父母逼迫,纯属合作关系。
这没什么不好。德拉科少爷一回家就向纳西莎表示愿意交往。

他的目光停在她脸上,微笑:“你说的对。为表谢意……这位美丽的小姐可否赏光与我共进晚餐?”
阿斯托利亚眨眼:“得了吧,你要是多约我几次也不会被伯母逼成这样。”确认关系——哦,他们的合作关系——后德拉科与她的见面次数寥寥无几,纳西莎对他们的进展深感不安,一再明示暗示自己儿子该主动去约人家姑娘。
“我很忙的……Well,给个补救的机会嘛。”

第二天下午德拉科又走进那家小店,吧台里还是只有一个人。昨天那男生抬头,面上挂着客气的笑:“您好,请问需要点什么?”
他走到吧台处:“可以见见你们的甜品师吗?”
对方反问:“有什么问题吗?”
“不,他制作的甜品口感不错,想见一见。”
对方的笑意深了些,看着他:“谢谢。我就是。”
这下德拉科有点诧异,他发现面前人眼镜下的眼睛竟然是很澄澈的绿色,但他很好的控制自己伸出手:“你好,德拉科•马尔福。”
对方象征性的握了握:“哈利•波特。”
“店里只有你一个人?”
“显而易见。甜品师、店主、店员都是我。你刚刚说我的甜品很不错?”
“……勉强能吃。”
“那么,今天要点什么?”
“黄桃慕斯,谢谢。”

吃完甜品付账离开后德拉科走到街头又闻到那阵花香,他停了一下,要买花吗?

隔日再进甜品店时店里依然没多少客人。波特看见他进来向他点点头:“需要什么?”
他环顾店内,坐在离吧台最近的一张单人座位上:“你随意。”
波特没再说什么,在吧台后忙碌着。德拉科看了看表。
当波特将一杯拿铁放在他桌上时店门被推开:“你好,请问店主在哪?”
一个穿着工作服的年轻人拿着捧花束走进来。波特认识他,那是前面街口处花店的员工。
“是我。怎么了?”
小伙子热情的将花塞到他手里:“您的花,请签收。”
店主一脸迷茫:“我没有订花啊……”
年轻人已经要推门出去,回头笑笑:“是要求给这家店的,我已经送到了。”
“可是我……”不等波特说完,配送员已经跑开了。
波特抱着花转身看见正饶有兴趣看着这一切的德拉科。

“哇……一捧鲜花。可是给谁的?”
德拉科努力表达一种毫不在意的语气:“刚才配送员不是说了给这家店的吗。”
“但我从没订过鲜花啊。”
“嘿,说不定是你哪个顾客送的呢?送来你就收下嘛,你看这店里装修那么简陋什么都没有,多一束花至少也能让这家店不那么让人难以忍受。”
波特一边反驳一边真的去找了个玻璃瓶装水将鲜花好好放进去,摆在了靠窗处的小窗台上。他不愿意承认,可单调的店里多了那么束花确实多了几分生气。

此后几天德拉科只要有空都会来这家甜品店坐坐。波特渐渐习惯每次为德拉科制作自由搭配的甜品,有时是千层有时是松塔,有时恶趣味的配上小姑娘喜欢的马卡龙,德拉科总会嫌弃几句,再面不改色吃下去。
波特怀疑德拉科其实是有选择障碍症。
鲜花以每隔一天的频率送来,窗台上玻璃瓶中的花总是新鲜的。波特问过街口花店的特劳妮太太,可那位和蔼的花店主却告诉他顾客要求保密。

他在德拉科面前无意提到过:“我真不知道是谁那么无聊,这些花也得不少钱吧。”
德拉科搅动着咖啡:“你觉得很无聊?”
波特在附近清理上一位客人的桌子,他垂着眼:“也不是……只是得让我知道是谁送的吧?我开间小店还难得有谁这么有心。”
德拉科嗅着空气中清淡的花香:“以你的手艺要是能好好宣传一下估计多的是人给你送花。”
回到吧台打理原料的波特向他那边瞥一眼:“我觉得现在这样挺好的,顾客太多也麻烦。”

有一天德拉科是下午一点过来的,进门后发现只有他一个客人。波特在吧台后昏昏欲睡,抬头见他来了有点懵:“你……吃午餐了吗?”
德拉科看起来没什么精神,他摊手:“有什么吃的吗?”
没人会下午一点来吃甜品。波特摇头:“我这是甜品店。不过……需要的话我可以替你叫一份餐。”
他快速调了杯柠檬茶过去,德拉科靠在双人座的小沙发上点头应允:“随意。”他的金发有些乱了,西装倒还是一丝不苟穿得好好的——波特几乎没看见过他穿西装,一般都是休闲服。不得不说,这身衣服该死的衬他。
波特回吧台打了个电话,等餐间隙他坐到德拉科对面:“附近有家快餐,要不了十分钟就能到。”看见德拉科的眼神他又跟了句:“没得挑!这是离我这儿最近的一家了,马尔福先生。我给你点了份我常吃的套餐。”
对方放弃挣扎:“好吧。”
“我还以为你不吃快餐。”
“不不波特,有时太忙能找到一家快餐都不错了。”
“那家的塔可味道还挺正。”
他心中一动:“你在美国待过?”
波特颇随意地点头:“有几年在费城上学。”
“哪儿?”
“Wharton。”(沃顿商学院)
德拉科挑眉,看他那么惊异的眼神波特忍不住笑:“怎么,吓着了?”
波特以为他会问什么,但没有,他只是慢吞吞开口:“噢,不,波特。我只是在想这个学校真是没落了,你这种家伙都能从那儿毕业。”
德拉科闪身躲过了扔来的一包多味豆。
波特给自己也倒了杯柠檬水:“那么你呢,跑来甜品店吃午餐?”
说到这个,德拉科立马不服:“波特你该看看今天是什么日子。今天周一!周一!这意味着我得为工作搭上一整天。”
“哦,抱歉。毕竟我的周一和周末别无二致。”波特毫无同情心的道歉。
德拉科瞪他一眼:“收起你那假惺惺的歉意吧。我怕我会恶心地吃不下任何东西。”
“包括新制作的流心芝士挞?”
德拉科犹豫了。
波特笑眯眯的放过这个话题:“说起来,你既然这么忙还经常有空来我店里吃东西?”
这……老实说,德拉科自己都没想过这个问题。明明这条街和马尔福公司甚至不在一个方向上,他还时不时下了班过来要份甜品。说真的要不是他上周总来吃甜品他这周也不会发现有那么多的公务待处理。因为波特做的甜点很对他口味?
波特看着他微妙的表情大笑不止,幸好此时送餐员过来,使德拉科的尴尬得到了解脱。

吃完这迟来的午餐后波特又给他倒了杯柠檬茶,德拉科看看表,快到两点,该回公司了。他抽出钱包还没来得及打开就听见波特说:“不用了,只是一顿快餐。”
德拉科下意识想反驳,一张口又想到什么,他从善如流地收回钱包转而掏出张名片放在桌上推到波特面前:“好吧。但我不习惯欠别人的,你什么时候有空?一起吃晚餐。”
波特盯着按住名片的两根修长白皙的手指只顾点头答应,根本没注意德拉科在说什么。直到手的主人收回手他才反应过来,一抬头对上德拉科探究的双眸,他愣了下:“……我哪天都可以,看你什么时候方便吧到时告诉我就行。”
德拉科挑挑眉:“你在想什么?至少也该把你的电话号码告诉我吧?”
匆匆回吧台找来纸笔写下一串数字再撕下低头递过去:“喏。你,你是不是该去上班了。”
德拉科接过纸片无意间擦过他的指腹,波特已经回到吧台后忙碌。他于是起身道别离开,在回公司的路上想:他为什么脸红?

————————————TBC
评论(9)
热度(6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