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忘羡】早知道 02

现代大学AU,私设如山。
双向暗恋。ooc产物。

01

正文如下:

一晃也过了一年多了,魏无羡摇头:“我跟蓝湛很少见面。”
这话不假,他们今年研二,蓝忘机每天准时跟着导师,搞研究、做论文,他还跟了蓝启仁的一个项目,手里带了几个本科生,其中就有蓝思追、金凌几个小辈,回宿舍也是回来休息。
魏无羡和他作息都不一样,除了几节不得不去的课,他通常都呆在宿舍里打游戏,蓝忘机早上走时他还在睡,晚上回来的晚,一洗漱完也就睡了,而那时魏无羡不是在打游戏,就是和江澄他们出去玩了。
故两人虽同一间宿舍,彼此相处的时间确实不多。当初江澄还问过魏无羡要不要搬出去和他住,或者在校外买套公寓,被他以“反正研究生宿舍都是两人间,和蓝湛一起就挺好的,还省事儿”为由给拒绝了。

其实一开始魏无羡和蓝湛不在同一个宿舍,本科时,他和江澄、聂怀桑、温宁四人一间,蓝忘机和他哥哥蓝曦臣住——蓝曦臣当时是云深的教授,有独立公寓。后来不知怎么蓝忘机听说了魏无羡读研的“原因”,开学时名单上他俩给分到了同一间宿舍。
对此魏无羡很开心,他对他室友的欢迎主要表现在第一天晚上就把水倒在了蓝忘机枕头上、以满是红辣椒的外卖辣得蓝忘机面无表情喝了三杯水、摔了他的钢笔……最后以蓝忘机冷着脸拎人去睡觉为结尾。

魏无羡第二天起来时都快到中午12点了,江澄早去了公司,他叫了份外卖,吃完就倒回床上继续睡,一直到下午四点多才醒来,收拾了往学校去,今天没什么事,蓝湛应该是在图书楼吧……这么想着他回了宿舍,一开门就见蓝忘机坐在桌前查阅资料。听见动静,他转头看了一眼,又把目光移到电脑上。倒把魏无羡吓了一跳,他关上门走近:“蓝湛你眼睛怎么了?”他眼睛下方一圈青黑,一看就有问题。
蓝忘机淡淡道:“无事。”
魏无羡皱眉:“你是不是没睡好啊,我一看就知道。你不是不熬夜嘛,你昨晚……”他想说蓝湛你昨晚干什么去了,又想起来自己昨晚做的那荒唐事,一下子收了声。
幸而一直看电脑的蓝湛回他:“金凌的课题有问题。”
魏无羡自然以为他昨晚是熬夜修改论文了,放松下来脱了鞋躺在床上侧对着他:“那真是辛苦你了啊蓝湛,不过你也用不着自己来嘛,给思追去做不就得了。”
蓝思追算是蓝忘机一手带出来的,在他们那届本科生里相当出挑,隐隐有几分蓝忘机当年的惊才绝艳。金凌就要差一些了,说起来魏无羡还算他长辈——他是姐姐江厌离的儿子,其实资质不差,就是人比较懒,和蓝思追等人的关系还不错,既不是什么大问题,交给思追去做也可以。

蓝忘机却摇头:“思追跟叔父去参加清河的座谈会了。”
魏无羡应一声,拿出手机玩,
蓝忘机看他这样子,劝道:“天凉,把被子打开。”
魏无羡哪会管?随口说:“不用,你处理完了就叫我啊,晚上我们一起去吃饭。”
蓝忘记“嗯”了声,又找来空调遥控器打开,把温度调高了几度。
魏无羡瞟一眼那边,看着手机没了心情玩。本来他是想和蓝忘机解释昨晚的事儿,就说是和他们打赌输了开个玩笑,大不了再道个歉,想来蓝忘机也不会生气。
可奈何他自己心里有鬼,总是不知怎么开口,好在蓝忘机看起来完全不介意,一如平常,大概知道他是喝醉了酒后失言。那也好……就当没有那些事好了,他翻了个身面向墙壁。

待他转醒时天色已完全黑了,要死要死,竟然真的睡过去了!
魏无羡一下翻身坐起来,就看见蓝忘机桌上开着盏小台灯正在看书,大约是因为他在睡觉所以没开灯。
台灯是白光,他这个角度只能看见蓝忘机的侧颜,魏无羡想起以前不知在哪本歪书上看过一句话说灯下观美人,更添颜色。他看着蓝忘机,他是这个房间唯一的光源,在周遭的昏暗中显得无比清晰。
魏无羡甚至能看见蓝忘机垂下的长睫在眼下形成一片淡淡剪影,他看见蓝忘机淡色的唇、尖巧的下颌、肤色白皙手指纤长……现在灯下的美人转过头来看他了,魏无羡回过神,饶是他也有点不自在,忙道:“蓝湛!你怎么不叫我?一定晚了。”
蓝忘机道:“无妨。”
魏无羡顺手拿过手机看一眼:“都过八点了,啧啧,蓝湛你想吃什么?我请你。”
蓝忘机合上书放好,一边打开宿舍的灯,一边回他:“都可以。”
“那我们去外面吃烧烤吧!”
“好。”

云深校内食堂的饭菜清淡异常,魏无羡根本吃不惯,好在校外不远就是市区,他以前经常跟江澄几人出去吃饭,和蓝忘机倒是很少同行。
今天是周末,外面也热闹,街上华灯硬是将天空都染出些亮色,魏无羡故意落了一步看蓝忘机俊朗身形。
他突然想到,书上那句话是说高烛照红妆,而自己眼前的这个人,无论在没在灯下都是美人。
蓝忘机察觉视线,转头:“怎么了?”
魏无羡笑着顺口道:“没怎么,看你好看。”
蓝忘机脚下微微一顿,回头继续走。魏无羡发誓几秒钟后他看见蓝忘机耳朵红了。

路过一家酒铺时他停住:“蓝湛你等等我啊。”
蓝忘机看过去,魏无羡已经跑进去了,再出来时手里多了一个袋子,蓝忘机看见里面装了两瓶天子笑。魏无羡笑嘻嘻的:“哎,可惜你不喝酒,蓝湛你真是不知道你们这的天子笑有多好喝。”
他“嗯”了声,魏无羡接着说:“诶你还记不记得,咱俩第一次见面就吵起来也是因为天子笑。”他仍“嗯”了声。

怎么不记得。那会儿他们还在读高中,就在云深大学的附属高中部,高一时两人第一次相见,那会儿是下学期,从云梦过来的魏无羡进校第一晚就撞上了巡查的风纪委员长蓝忘机。
他拎着两瓶酒从校外翻墙进来时正巧被蓝忘机拦下,魏无羡根本不认识他,当时只觉得这个人长得还挺好看的,面对质问还妄图贿赂人家:“天子笑!分你一瓶,当作没看见我行不行?”
那根本不能算吵起来,只是魏无羡一个人在不停说话,蓝忘机当然没放过他,第二天就领了处分。两个人就此结怨。
此后魏无羡在学校内迅速出名,被云深一众女生奉为男神,走到哪都有女生跟着。
魏无羡还挺得意,只是他不知道,那些女生这样不仅是因为跟着魏无羡能欣赏到男神,运气好还能见到难得出现在众人眼前的风纪委员长蓝忘机。
谁让魏无羡总有意无意违反校规,云深的围墙都为了他重修增高两米。每每闹得过分了,蓝忘机总会突然出现,抓人去教务处抄写校规。若非魏无羡聪明天资好,蓝启仁可能早就让他滚出去了。不过在高二开学两个月后,魏无羡参加完半期考,就因为和温家的人打架而带着年级第二的成绩转学了。
两人也就没再联系,直到大一时,在云深大学再遇。

————————————tbc
评论(7)
热度(28)